• 欢迎与我们联系,请发邮件至:gxfxj527@163.com

手握机枪办婚礼、大肆敛财上百亿!这一“魔鬼”为何如此难以驱散?

2024-05-20 09:04:14作者:若文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2022年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参加助选活动时遭到枪杀,事件背后的韩国邪教“统一教”引发全世界关注。今天,无邪君带大家“潜入”该教,一探究竟。

▲图为:2022年7月11日,“统一教”日本分会会长田中富广为前首相安倍晋三默哀。来源:《路透社》

根据《雅虎新闻》报道,2022年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日本奈良县奈良市街头发表演讲时,遭41岁的前海上自卫队队员山上彻也枪击身亡。事后日本警方向媒体透露,山上彻也将对邪教组织“统一教”的怨恨演变成对安倍的杀意。

安倍晋三在2006年和2012年先后两次当选日本首相,是日本至今连续执政最长的首相。事发时,安倍晋三正在参加日本参议院选举的竞选活动。

凶手山上彻也在被捕后承认因其母亲向邪教组织“统一教”捐了很多钱,并向警方交代:“(实际上)是想瞄准怨恨的宗教团体干部。安倍前首相被认为跟该团体有联系,所以对他下手。”而这也从侧面验证了“统一教”在亚洲范围内,尤其在日本扎根之深,危害之大。

“统一教”,始于韩国

1954年,韩国牧师文鲜明(曾用名:文龙明)在韩国首尔创立了“统一教”(原名“世界基督教统一神灵协会”),1999年,改名为“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

▲图为:邪教组织头目文鲜明 来源:《雅虎新闻》

和其他邪教一样,该组织最鲜明的特点,无外乎是“敛财”与“骗色”。

伴随着知名度的上升,头目文鲜明依靠“统一教”开启了无尽的财富积累。他曾规定教徒必须上交至少三年的收入作为会费,还通过向信徒高价推销号称有灵气的物品等方式敛财。同时,他还要求信徒要为自己和家人的“罪孽”花钱赎罪、设置配额捐赠等。文鲜明夫妇将收敛来的不义之财一部分用来自身享受,另一部分则用来投资房地产。

文鲜明曾多次以讲授教义为借口,把漂亮的女信徒关在自己的居室,强迫夺取其贞操。更可怕的是,他还不断给教徒洗脑,迫使教徒将自己的妻子“献给”自己,甚至聚众淫乱。

“统一教”还以婚姻为借口贩卖女性获取利益输送,打通人际关系。在“统一教”下属的婚介所安排下,大约有6000名日本女信徒被送往韩国,尽管有些人已经不再信奉“统一教”,其中一半人因丈夫的工作、子女的学业或在日本缺乏支持而无法回国。

▲2020年,“统一教”在韩国加平郡举办集体婚礼。目前数以千计的日本女信徒仍然与她们的韩国丈夫生活在韩国 来源:《日经亚洲》网

举办集体婚礼,也成为这一邪教最为鲜明的特点之一。德国之声、华盛顿邮报等媒体曾报道,2018年2月28日,“统一教”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东北部波克纳山区举办集体婚礼,约250对信徒夫妇手持AR-15机枪,在其聚会场所发表婚姻誓言,或者再次确认婚姻誓言。该组织声称,他们为未婚夫妇举办的婚礼都要需要携枪参加,这意味着结婚者具有“捍卫”自己的家庭、社区和“上帝的国家”的能力。

▲图为:“统一教”集体婚礼画面 来源:BBC

金钱至上,无利不贪

文鲜明于2012年9月逝世,但他所创建的邪教组织迄今为止依旧在日韩范围内打着各种旗号“收割金钱”。

安倍案嫌疑人山上彻也的母亲于1998年加入“统一教”,20多年来,她不顾家人反对献出巨额捐款。在日本,因邪教组织“统一教”家破人亡的案例比比皆是。

▲安倍晋三枪击案凶手山上彻也 来源:《雅虎新闻》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28岁的日本女孩嘉阳田惠利在一个信奉“统一教”的家庭中长大,她的母亲将一笔遗产和出售房屋所得收益悉数捐给了“统一教”,一家人不得不挤在东京一间狭小公寓里,公寓里摆放的是昂贵的“统一教”书籍和据称能带来好运的花瓶。

嘉阳田惠利在中学时,就开始密切关注父母的财务状况,并说服他们存钱买车买房。在采访中她也呼吁,希望社会可以关注这些“被摧毁家庭的案例”,让更多民众了解“统一教”给普通家庭带来的摧残和迫害。

综合日本“共同通讯社”和《日本时报》报道,2023年12月,日本国会通过了《加强财产处置监督的特别法案修订案》,该法案严防“统一教”资金外流,进一步确保该教受害者能够得到相应赔偿。这是继2022年12月日本颁布法律《防止法人团体等不正当诱劝募捐法案》防止不当募捐以来,第二次针对该教颁布法律。

但是,“统一教”在日本仍有数以万计的信徒,只有不到10%的人要求损害赔偿,其余的人继续忍受苦难,并忠实地听从该教派韩国总部的指示,这些人可能会继续传教,并可能继续非法筹款。

为避免出现所谓压制宗教自由的表象,且政客们经常得到包括传统宗教在内教派的赞助和选举支持,于是,由自民党和公明党组成的执政联盟不愿引入更强有力的立法,而在眼下,日本民众的出路只能是自我警醒。

案件频发,威胁社会

根据《日经中文网》2023年10月13日消息,日本政府正式向东京地方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其对“统一教”下达解散命令。日本政府围绕该邪教组织长期进行的有组织高额募捐活动,向法院提交了近5000份证据资料,法院已经正式受理。该材料证实,邪教组织“统一教”在日本范围内确实有多项包括私吞捐款等违法行为。1980年至2021年期间,有32起民事诉讼认定原“统一教会”需要为高额捐款或“灵感商法”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涉及169名受害者,赔偿金额约22亿日元。包括庭外和解在内的受害者则达到约1550人,损失总额约204亿日元。

而“统一教”在收到诉讼后不断诡辩。据《日经中文网》报道,日本“统一教”发言人佐藤进(Susumu Sato)称,虽然有一些“统一教”成员鼓动教徒们过度捐赠,但大多数捐赠者为自愿捐赠。

▲邪教组织“统一教”日本总部画面 来源:《日经中文网》

根据路透社2022年9月报道,日本“全国灵感商法对策律师联络会”(The National Network of Lawyers Against Spiritual Sales)律师山口浩史(Hiroshi Yamaguchi)在为受害者争取“统一教”的赔偿。他预估“统一教”依然每年在日本能募集约100亿日元。

▲律师山口浩史 来源:《日经中文网》

他认为在20世纪80年代日本经济繁荣时,这个数字大约是每年500亿日元。“统一教”称日本是其信众最多的地区之一,但拒绝透露每年在日本募集的捐款数额。

“统一教”之所以盯上日本信徒,图的就是日本人对于“捐款”的慷慨,而且日本经济发展相比韩国国内也更为稳定。据“统一教”2011年在其一个培训网站公布,同样一个培训课程,日本信徒要缴纳的费用比韩国信徒多5倍。

但是,所谓的“解散令”并非代表“统一教”将在日本被取缔,“解散”的主要影响只是“统一教”失去其在日本的宗教法人的地位和免税资格,根本无法敲响“统一教”这一邪教组织的丧钟。

插手政治,遍布爪牙

“统一教”在日本横行霸道的一个原因也是他们找准时机将魔爪伸向了政府内部。根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安倍遇刺后,《共同社》的问卷揭露了该教与几十名自民党议员之间的联系。但自民党只承认众多议员个人与该教有关系,坚称该党与“统一教”在组织上并无关联。

▲2022年8月,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就自民党政客与“统一教”之间的联系向国民道歉 来源:日经亚洲

根据相关议员们的网站和“统一教”上传视频等可靠信息来源,路透社认定至少有65名自民党(包括安倍本人和23名右翼政客)曾参加“统一教”活动、发送祝贺信、缴纳会员费、接受政治献金或接受助选。

“统一教”对外宣称,该教从不对信徒做政治引导。但在每次大选前,“统一教”高层驱役信徒投自民党议员的票,且这些议员所执理念均与该教教义一致。

如此近距离的政治关系,令人对于在日本境内完全取缔“统一教”的可能性感到担忧,更令人担心的是,“统一教”有幕后黑手会继续充当其保护伞。

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在日本国内掀起取缔邪教组织“统一教”的社会舆论。2022年11月以来,“统一教”通过不断诡辩,试图对抗日本政府多轮调查。

“统一教”于2023年9月举行了日本新生代青年信徒集会,将6000余名日本二代年轻信徒组成“特攻队”,要求这些青年当众表明将誓死抗争,妄图阻止解散“统一教”。

据日本《读卖新闻》网站(Yomiuri.co.jp)报道,“统一教”信徒的子女、宗教界、律师界等各界代表均表示,支持日本政府向东京地方法院提出对“统一教”日本分支发布解散令的决定。

但是,对邪教问题著述颇多的日本北海道大学社会学教授樱井义秀在《日经亚洲》网(Asia.nikkei.com)撰文认为,由于“统一教”对执政党的政治渗透、政党在立法问题上的相互掣肘、政客对弱势群体的冷漠,日本政府很难获取解散“统一教”的法庭令,再加上受害者麻木不仁、国民宗教素养和历史知识欠缺,目前人们应对邪教问题办法就是做好自我教育。

▲樱井义秀(Yoshihide Sakurai)系北海道大学社会学教授,著有《“统一教”:性、金钱和怨恨》一书 《日经亚洲》网

鉴于要遵循的各种法院程序,解散令出台可能需要数年时间。目前,日本政客们还没有采取任何实际措施来帮助非传统宗教或邪教的受害者,或防止相关损害进一步发生。

如果没有更好的宗教素养和历史知识,日本人将不得不继续依靠行政处罚和诉讼来获得保护。今后,日本最终将如何解决“统一教”问题,我们拭目以待。

 

热点文章

广西反邪
广西反邪教
m.guangxifx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