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与我们联系,请发邮件至:gxfxj527@163.com

“法轮功”旗下《大纪元时报》高管病亡

2023-09-18 10:55:34作者:桑梓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中国反邪教网2023年9月4日消息,通讯员:桑梓】据多个境外信源显示,“法轮功”邪教组织旗下《大纪元时报》英文版负责人斯蒂芬·格雷戈里(Stephen Gregory)已于2022年1月20日死亡。“法轮功”一如既往对此没有任何报道,更不用说开展任何悼念活动。唯一能够一窥其死讯的是,《大纪元时报》在为其开设的作品专栏里提到:“2014年5月至2022年1月,斯蒂芬·格雷戈里曾是(Was)《大纪元时报》美国版发行人。”

《大纪元时报》网页截图

根据美国最大的私人丧葬服务公司Dignity Memorial网站信息披露,斯蒂芬·格雷戈里出生于1954年8月30日,2022年1月20日死亡,时年67岁。

Dignity Memorial网页截图

据中国反邪教网了解,斯蒂芬·格雷戈里是“法轮功”邪教的精进弟子、头目李洪志的忠实信徒,同时也是《大纪元时报》英文版的负责人。该报成立以来,因其与“法轮功”的关系屡被主流媒体、相关机构和读者质疑,斯蒂芬·格雷戈里曾以《大纪元时报》英文版“观点编辑”“主编”“董事会主席”“出版商”“发行人”等多个身份公开回复质疑,但因其给出的解释非常拙劣,经常被质疑方评价为“狡辩”,且屡遭事实“打脸”。(注:下文中的《大纪元时报》如无特别说明,均指《大纪元时报》英文版)

格雷戈里对《大纪元时报》和“法轮功”的关系讳莫如深,如果质疑者未明确提及“法轮功”,他便一概含糊以对。

2010年美国“资本纽约网”(www.capitalnewyork.com)刊登了贝齐·莫赖斯(Betsy Morais)对《大纪元时报》的调查分析文章,评价该报具有十分狭隘的政治目的。作者调查了纽约街头的报摊,发现《大纪元时报》几乎无人问津,很多报摊一个星期仅能卖出一份,因此对该报如何生存产生了兴趣,然而结果十分令人迷惑。

文章写道:“斯蒂芬·格雷戈里不愿就《大纪元时报》如何获得资金做出评价,他说‘所有者希望保护其隐私’,但是他开始时就说‘办报纸的人是能够提供资金的’。” 文章引用了蒙特利尔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主任以及《法轮功和中国的未来》的作者王大卫(David Ownby,也译大卫·欧恩比)的描述:“随着该报纸扩展到许多其他语言版本,这些‘目前都是由中文版本资助的’。发言人斯蒂芬·格雷戈里肯定了这一点,但是他说他‘不能谈论报纸所有者到底是谁。’”

如果对方直指《大纪元时报》背后是“法轮功”,格雷戈里则以“三不”来否认。 “我们不属于‘法轮功’组织,既不为‘法轮功’说话,也不代表‘法轮功’。” 2007年,格雷戈里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如是说。

这种谎言却被李洪志亲自“打脸”。在网络媒体上,李洪志曾长篇大论地讲述《大纪元时报》(注:此处指《大纪元时报》的多种语言版本,不单指英文版)的“责任”,简而言之就是反华反共,并回答了各类“法轮功”或“法轮大法”的问题,包括“我们的媒体”的管理运营。2009年,李洪志在《大纪元时报》纽约编辑部致辞,祝贺全体员工在提高人们对“法轮功”运动的认识和世界观方面取得了胜利。

《波士顿环球报》早就爆料过斯蒂芬·格雷戈里以及《大纪元时报》主编约翰·纳尼亚(注:John Nania,已于2022年5月30日死亡,时年 63岁)、编辑马丁·福克斯都是“法轮功”练习者,来自《大纪元时报》前雇员的大量证言也揭示了该报员工主要为“法轮功”弟子构成。

美媒《大西洋月刊》网站(Theatlantics.com)2021年1月13日发表了Simon van Zuylen-Wood的评论性文章,作者写道:“我得知,该报初创时期所有工作人员都是志愿者。那时,我联系的原‘法轮功’信徒在最初几年工作均是零报酬,后来收入是2万美元一年(《大纪元时报》称所有员工都有工资)。”“2016年有一段很短的时间,该报雇佣了6名非‘法轮功’信徒,即所谓的‘常人’为记者。该报大部分都由‘法轮功’信徒负责(《大纪元时报》否认这一点)。”

柯莱特就是2016年加入《大纪元时报》新媒体团队的一位“常人”记者。2020年10月美国网络杂志The Atavist Magazine发表了作者奥斯卡·施瓦茨(Oscar Schwartz)的长篇通讯文章《奇幻人生——布鲁克林有志诗人如何成为“法轮功”右翼媒体的工具》,以柯莱特的视角,展现了斯蒂芬·格雷戈里对待非“法轮功”弟子新雇员的警惕和欲盖弥彰。以下引述该文部分内容:

新媒体团队在定位过程中,曾对“法轮功”与报纸的关系作了简要的探讨。该报出版商斯蒂芬·格雷戈里,身材高大,脑袋光光,喜欢穿卡其色衣服和马球衫,他用轻快的声音解释了《大纪元时报》是如何建立于千禧年之交。(后来,新员工们观看了一个小时的电影,影片中有一位中国“法轮功”练习者,坐在一个盛开的花园里,回忆他是如何逃到美国过上平静生活的。)格雷戈里说,该报此后提升了使命,努力提出目标,即独立报道时事和世界新闻。虽然该报不再明确表示与“法轮功”有关联,但它与“法轮功”有着同样的价值观。这些都被概括在《大纪元时报》的格言中:“传统与真理”。

工作一段时间后,柯莱特发现该报的纸媒团队非常奇怪。“他们都是工作狂”,早来晚走;没有人情味,不和其他群体来往;团队中许多人都和团队中的其他人结婚或约会;“更奇怪的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法轮功’信徒。”柯莱特还提到,格雷戈里会亲自上阵修改记者文章,使极右翼立场更为明显,充斥偏见。

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来掩盖。随着“法轮功”媒体有预谋的扩张,其破绽也越来越多,来自各方的质疑声越来越大,给格雷戈里的圆谎“事业”带来了巨大挑战。

2019年,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揭露了“法轮功”媒体利用脸谱网散布阴谋论等手段支持特朗普竞选连任,介入美国政治,并深入挖掘了“法轮功”媒体黑金广告的运作内幕。由于《大纪元时报》的高管们拒绝接受NBC采访,NBC列出了问题清单请该报回复,格雷戈里针对此写了一篇社评,称清单“非常不合适”,对《大纪元时报》与“法轮功”的联系,以及其对特朗普政府的立场的提问,是为了损害该组织的“名誉”。格雷戈里还声明《大纪元时报》投放的广告“无关政治议程”,“没有规避脸谱网审查系统的企图”,“这些广告中的每一个,发布之前都获得了脸谱网批准。”然而这一次他又惨遭“打脸”,NBC新闻频道刊登报道不久,脸谱网便宣布禁止《大纪元时报》在其平台投放广告。

著名辟谣网站“思诺普斯网”、《纽约时报》网等也都曾在报道中嘲讽格雷戈里不高明的谎言,如否认被脸谱网封杀的“美丽日报”属于“法轮功”媒体集团,反称其是外包的推广公司;称《大纪元时报》运作与“法轮功”无关,资金主要来自订阅和广告,“捐赠只占我们收入的一小部分”等等……前后矛盾,错漏百出,均被事实一一反驳。

2019年10月29日,美国科罗拉多州媒体《西部之声》网站(Westword.com)登载文章《这家极右翼阴谋论报纸何以在州议会大厦上架》,描述了格雷戈里又一个谎言被戳穿、人被毫不客气打脸的精彩过程:

美国科罗拉多州议会大厦地下层自助餐厅,是工作人员、访客进行实地考察,以及放松和品尝美食的地方。而现在,这些地方却摆着《大纪元时报》,一份具有争议性、与“法轮功”邪教有密切联系,并且充斥诸如“Q匿名者”“深层政府”及反疫苗等阴谋论历史的右翼报纸。

……

十几份最新一期的《大纪元时报》被放置在一个带有《丹佛邮报》和《今日美国》标志的专用报架上。《大纪元时报》英文版主编斯蒂芬·格雷戈里在回复“西部之声”的电子邮件中,声称其得到(州议会大厦)行政办公室和《丹佛邮报》许可,在州议会大厦内可进行投放。

然而,此说法立刻被“打脸”。

《丹佛邮报》编辑李·安·科拉西奥普(Lee Ann Colacioppo)在回复“西部之声”的电子邮件中写道:“《大纪元时报》并没有获得使用我们专用报架的许可,至少我们查不到任何人曾赋予该报这种许可。”科罗拉多州人力与行政管理局重大资产管理处,负责监管诸如州议会大厦之类的国有设施,该处发言人道格·普拉特(Doug Platt)称,该部门并不负责管理自助餐厅内的报摊。《大纪元时报》英文主编所谓的“得到许可”纯属一派胡言。

“一派胡言”——这是对斯蒂芬·格雷戈里生前言论的公正评价。只要生命不息,就要圆谎不已——这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

热点文章

广西反邪
广西反邪教
m.guangxifx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