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签名

“法轮功”的不“法”婚恋观

2020-12-07 10:10:57作者:陈哲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不是“法轮功”弟子就不与之谈恋爱、结婚,这就是“法轮功”信徒的婚恋观。近日,中国反邪教网连续刊登了长篇通讯文章《奇幻人生——布鲁克林有志诗人如何成为“法轮功”右翼媒体的工具》,通过原《大纪元时报》新媒体写手史蒂文·柯莱特的视角,展现出一个光怪陆离的“法轮功”媒体内部情形。

其中文章第五部分《一场无疾而终的恋情:不练“法轮功”就不能在一起》引起了笔者的思考。主人公史蒂文·柯莱特在《大纪元时报》工作期间,结识了一位同在报社工作的女实习生盖娅·克里斯图法罗,而盖娅是一名“法轮功”信徒,两人因共同爱好慢慢成为恋人。在相爱期间他们一起吃饭,谈论艺术、音乐和文学,盖娅的艺术创作给柯莱特留下深刻的印象,柯莱特愈发喜欢她。

▲图片来自网络

非“法轮功”信徒不恋不婚

盖娅出生在欧洲最著名的艺术中心,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的发祥地,举世闻名的文化旅游胜地意大利的佛罗伦萨。耳濡目染的生活,让33岁的她成为一名艺术家。年轻的时候盖娅很叛逆,社会的现状使她感到不满和失落,一次偶然机会她发现了李洪志的一本书,虽是天主教徒的她却对“法轮功”的歪理邪说产生了共鸣。李洪志宣称现代世界是堕落的,她心有戚戚,从那以后,盖娅一直坚持着严格的修行,并把她的大部分业余时间都奉献给了“法轮功”。她曾代表“法轮功”在佛罗伦萨组织了一次艺术展,并且在“法轮功”其他组织里实习过。现在,她来到没有报酬的《大纪元时报》没日没夜的连轴工作就是准备为“弘法”服务。

对于非“法轮功”信徒柯莱特与盖娅的亲密关系,“法轮功”内部组织渐渐产生了警惕,“法轮功”骨干警告他们不要走得太近、少说话等。

柯莱特决定在办公室里与盖娅保持距离。不过,在工作之余,他们见面反而更加频繁,他们一起去无线电城音乐厅观看演出,一起去酒吧谈论自己的生活,互相接吻,沉浸在美好的爱情中,然而盖娅的签证快要到期了。

在即将离别的日子里,盖娅总是忙于工作或修炼。

终于到了告别的时候,盖娅约柯莱特一起吃饭。柯莱特想挽留住盖娅,但被她拒绝,理由是柯莱特不够“高尚”,他们在一起是不道德的,违反了“法轮功”对她的要求,如果柯莱特不修练“法轮功”,他们就不可能在一起。

盖娅之所以说柯莱特不够“高尚”,是因为柯莱特是常人,不是“法轮功”修炼者。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一向瞧不起常人,他告诉弟子,“常人是宇宙高层掉到地球上的垃圾,业力太重,黑浪滚滚,十恶俱全”。李洪志还说,“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大法弟子”就是“大法神”,“神可厉害了,想干什么,不需要动手,神造什么一念即成……人没有什么本事了,人没有这个能力了,人得自己动手去做。”

修炼“法轮功”就是要脱离常人走向神,而柯莱特只愿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想修炼“法轮功”,这在“法轮功”看来只是常人,不配与“大法神”谈婚论嫁,由此可见盖娅与柯莱特的恋爱结果就是分离。

▲原文配图

“法轮功”的信徒需要“去情”

虽然盖娅与柯莱特两人天各一方,但感情还是存在。2017年9月,柯莱特飞到了盖娅家乡意大利的佛罗伦萨。

盖娅每天都修炼“法轮功”,他坐在她旁边,握着她的手,他突然想到,如果自己也修炼“法轮功”,是不是他们的关系会更进一步,就可以拥有一切?但柯莱特并不想用李洪志的邪说来解释他生命中的一切,他也不喜欢修炼。当柯莱特认为“法轮功”可能已经迷失了方向,盖娅很生气,哭着告诉他,作为一个非修炼者,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无奈,柯莱特只好回到美国。2018年2月,就在柯莱特准备再次飞往意大利前往盖娅居住地的前一周,盖娅告诉他,最好不要再来,她只想与他断绝关系。

▲原文配图

一对相恋的情人就这样结束了一切,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状况,除柯莱特是“法轮功”的非信徒外,还与李洪志的“去情说”是分不开的。尽管李洪志在嘴上讲,“大法弟子在常人社会里修炼”,可却反复强调和要求“大法”弟子要“放下名利情”。李洪志说:“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李洪志曾多次痛斥弟子“放不下人心”“太执着人的理”等,要求弟子必须放下“名利情”,否则,就会被“正法”淘汰掉。

盖娅与柯莱特的爱情悲剧就在于,盖娅要“去情”,不然就修炼不了,“放不下人心”“太执着人的理”就会被“正法”淘汰掉。

“去情”的最终结果是劳燕分飞,妻离子散,阴阳两隔

李洪志的“去情说”不知摧残了多少家庭和爱情。那些痴迷的“法轮功”的信徒在李洪志的欺骗下,整日忙于“讲真相”“修炼”“发正念”,其结果是,有的家破人亡、有的妻离子散,有的长期流浪在外,还有的因违法犯罪而身陷囹圄。反观“法轮功”信徒不修饰、不打扮、不与常人来往,没有生活向往,而这种自淫自娱的状态使之完全脱离了正常人的社会现实,却恰恰被李洪志当做傀儡来驱使。

山东聊城的孔凡辉本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名叫王娉娉,他们自高中毕业后就确立了恋爱关系,只等着大学毕业就一起步入婚姻殿堂。但不幸的是王娉娉后来却在妈妈的影响下练起了“法轮功”。练功后她开始变得对自己的恋人不再热情,人也变得很少说话,脾气古怪,神神叨叨,身染重病却不肯就医,最终因为耽误治疗而病逝。“法轮功”不但将这对恋人的感情生生拆散,最终还让他们阴阳两隔。

内蒙古包头地区的于某,丈夫是本地国有大企业的一名干部。丈夫给妻子口苦婆心地做挽救工作长达九年,终因于某痴迷“法轮功”至深而不肯放弃。2008年丈夫与妻子离婚。离婚后丈夫痛哭流涕地说:“于XX折磨了我十多年,今天总算解脱了。我也尽到仁至义尽啦,我承认我没斗过李洪志!”由此可见,丈夫的确很爱妻子,但这份沉重的爱终究没能挽救这个家庭。

王进东是原“法轮功”痴迷者,2001年1月23日除夕,他参与了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是第一个引火自焚的人。他的女儿王娟自从跟王进东修炼“法轮功”后,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王娟有一个十分相爱的男朋友,修炼前,和所有热恋中的情人一样牵手漫步街头,引来人们羡慕的目光。自修炼“法轮功”后,按照李洪志的要求,王娟认为对爱情的执著是修炼路上的绊脚石,从此大街上的装饰、商店里的广告、饭店里的套餐、花店里的玫瑰,均与她无缘。王娟开始想办法,找借口不与恋人见面,即使见面,也要时刻提醒自己远离他,怕他跟自己亲近,影响了自己的修炼。

▲王娟近照

王娟的感情经历与盖娅的爱情经历是相同或相似的。

英国著名哲学家罗素曾说过,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寻求,以及对人类苦难痛彻肺腑的怜悯,是支配其一生的情感动力。其中罗素把爱情排在了第一位,这充分说明了爱情在人们心目中的重要地位。

纵观“法轮功”对爱情、婚姻、家庭的伤害却是全方位的,不仅仅在精神层面上,还有在物质方面上的。君不见“法轮功”家庭有几个不是家徒四壁,穷困潦倒?有几个家庭幸福,爱情甜蜜?“法轮功”让爱情枯萎,让情侣天各一方,让家庭骨肉离散、十室九空,让有情人终难成眷属。

热点文章

广西反邪教
广西反邪教
m.guangxifx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