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与我们联系,请发邮件至:gxfxj527@163.com

离异女子住进朋友家里近五年 竟公然叫喊“谁管谁死”

2024-05-04 10:51:32作者:侯春霄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九年前,吕迎春度过了有生以来最疯狂且头脑最混沌的一天。2014年5月28日晚9时许,在山东省招远市的一家麦当劳快餐店,她伙同5名邪教“全能神”信徒,将一名36岁的弱女子活活殴打致死,制造了举国震惊的“5·28”“全能神”邪教杀人案。

  

不错,她和她的同伙都是邪教“全能神”信徒!他们杀人的理由非常简单且极其荒谬,居然是荒唐的“驱魔”。在此之前,他们与被害人素不相识。直到当年8月21日开庭时,她才知道被害人名叫吴硕艳,是一家商场的营业员。而他们“驱魔”的起因,却是向被害人索要电话号码遭到拒绝。索要电话号码的目的,则是为了发展邪教“全能神”信徒。一个无辜的生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惨遭杀害,她和她的同伙也糊里糊涂地成了杀人犯。其他五位同伙中有四个是一家人,分别是吕迎春的朋友张帆、张帆的父亲张立冬、妹妹张航、弟弟张某;另外一人则是张立冬的情妇张巧联。

  

吕迎春和张帆一家在一起生活了近五年,在这近五年一起“吃喝神话”的日子里,她们日夜想的都是“合神心意”“被神得着”……

邪恶的诱惑

吕迎春的噩梦起始于1998年年底。当时,她是山东省烟台市龙口镇一家商场的营业员。业余时间,吕迎春只是看看电视、读读武侠言情小说,有时候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就是在这种境况下,有个同学向她介绍了“全能神”。出于对同学的欣赏和信任,她竟然慢慢地信了。那年,她才23岁。

  

之后,她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再往后,又生下了可爱的女儿。然而,家庭生活却并没有给她带来幸福感,因为随着痴迷程度的不断加深,她发现无论是家庭还是亲情,都是为“神的国度”所不容的东西。于是,为了“尽本分”,她曾经先后三次离家出走。为了“被神成全”,她更是荒诞地以抛弃家庭、撕裂亲情的行为“顺服神”,最后,终至于辞掉工作、与丈夫离婚、丢下女儿,一心一意地去“事奉神”。这样,每往下滑一步,她都觉得更“合神心意”了。

2008年10月,吕迎春与张帆在网络上相识。此时,“全能神”邪教毒素已经深入其骨髓。长期的“吃喝神话”生活,使得她在辩论中能够随意引用“全能神”邪教组织胡编乱造的“真理”。张帆正是看中了吕迎春的这般“才华”,才将其视为自己崇拜的偶像。

  

张帆是一名大学毕业生,1984年10月出生于河北省无极县东关村的老家。她的父亲张立冬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凭借药材生意赚得数千万元资产。张帆自高中时期就患有抑郁症,2007年1月,原本信天主教的她偶然在家门口拾到一本“全能神”邪书《神隐秘的作工》。拿回家细读,她居然觉得书中的歪理哪一条都是治疗自己心病的灵丹妙药。由此,她放弃以前的信仰,转而信了“全能神”。

通过网上“交通”,张帆不长时间便成为吕迎春的铁杆粉丝。在吕迎春邀请下,她很快去了山东招远。在招远,作为“神长子”的吕迎春带张帆参加了多次“全能神”邪教聚会活动。通过灌输与“交通”,张帆本就混沌的大脑更加混沌,越发觉得“神的工作在招远”,遂通过吕迎春向“全能神”邪教组织交了十几万元的“奉献款”。

  

2009年1月,随着沦陷程度进一步加深,张帆和她所崇拜的吕迎春一样,在“全能神”邪教组织内部被提升到“神长子”的高级行列。“被神得着”的张帆首先“拯救”的是自己的家人。最先被她拉入“全能神”邪教组织的是她的父亲张立冬,当时,张立冬正因生意受挫和家庭矛盾而使情绪坠入低谷。然后,张帆又说动了母亲。接着,又通过父母让妹妹张航和弟弟张某“信了神”。当时,张航初中还没毕业;至于弟弟张某,则连小学都没有读完。因为要在家“吃喝神话”,他们从此便告别了可爱的校园。

住进不再像家的朋友家

2009年夏天,受“全能神”邪教组织蛊惑,张立冬卖掉老家的场地,举家搬迁至山东招远。

2009年冬天,“神长子”吕迎春便以张帆朋友的名义住进了张家。一直到凶杀案发生,她都是住在这里。她住进张家的理由,用张帆的话说,就是“为了方便交通”。

  

所谓“交通”,即交流、讨论“全能神”邪教歪理。

既是因“神”而来,本身又有“神长子”的身份,吕迎春便不再遵循为客之道,而是反客为主,与张帆一起,成了全家人的主宰。

在这个人伦颠倒的家庭,说起对吕迎春和张帆这两位“神长子”的“顺从”,张家人的反应是这样的:

张立冬:“吕迎春是长子,张帆是长子,我们都是跟随者。”

  

张航:“不得不服从,必须要听她们的。不听她们的话,可能要受到很重的惩罚,发生不好的事情。爸爸、妈妈也听她们的。”

帆的母亲陈秀娟为了不被吕迎春和张帆赶出家门,不得不改信了“全能神”,即便如此,也经常被吕迎春指责“心不诚”。陈秀娟说:“有时,吕迎春就说我们全家都撒谎。”

依据“全能神”邪教歪理邪说,吕迎春、张帆对他们的日常生活和精神层面都有严格的控制,长期要求他们写灵修笔记,并威胁说对不听话的直接驱离。

  

这样的家,其实更像个“全能神”邪教窝点。

到了招远之后,为给“全能神”邪教组织提供活动便利,张立冬出资购买多处住宅楼和店面及多部汽车,全部“奉献”给“全能神”邪教组织。此外,还为“全能神”邪教组织购置多台电脑并连接网络。

更有甚者,张立冬竟将一、两千万元的资金全都交了“奉献款”。案发时,这些资金全部在吕迎春和张帆名下。

依靠雄厚的资金及物质基础,吕迎春疯狂进行邪教活动,她纠合招远城区及周边玲珑镇、蚕山镇、齐山镇等多个乡镇的40余名“全能神”信徒,进行非法聚会活动达100多次。同时,利用互联网传播宣扬“全能神”邪教文章100余篇。

伴随着活动的疯狂,原本不信“全能神”的母亲陈秀娟越来越不为这个家庭所容,因为吕迎春和张帆视其为“叛徒”“邪灵”。最后,她在家庭中被彻底孤立,不得不忍痛丢下儿女,离开了这个充满邪气的家。

陈秀娟被赶出家门之后,经吕迎春同意,张帆竟然把父亲张立冬的情妇张巧联从河北老家接进山东招远的这个家里。不为别的,只因为张巧联“信神”。其实,张巧联比张帆还小6岁。

  

面对“信神”的张巧联,“神长子”吕迎春竟代神立言,说是她创造了张巧联和张立冬,还说张立冬和张巧联就是亚当和夏娃。

从杀死宠物犬到叫喊“谁管谁死”

张家的客厅里有一个铁笼子。一只被叫作路易的宠物犬平常就被关在这个铁笼子里。开始的时候,这只宠物犬是陈秀娟所养。陈秀娟被赶出家门,这只宠物犬也在劫难逃,没有来由地遭受了吕迎春等“全能神”信徒的“审判”。

  

2014年5月26日晚上,像往常一样,吕迎春依然与张家人在客厅里“交通”。无意中,吕迎春发现那只宠物犬路易正对着自己龇牙。这不经意的发现,立刻引起吕迎春全身的不适,进而突然萌生出巨大的恐惧感。吕迎春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不听使唤,胳膊好像被外力抻平,好像连呼吸也没有了,整个人被钉在了十字架上。

在吕迎春看来,作为“邪灵”的陈秀娟虽然被赶出家门,但她所养的路易还在,如今,陈秀娟又把“邪灵”转到了路易身上,路易也成了“邪灵”。如此推断,自己便是受到了“邪灵”的攻击。

于是,吕迎春便指着路易大喊大叫。

张帆见吕迎春受到“邪灵”攻击,毫不犹豫地打开铁笼子,伸手抓起路易,转身开了房门,三步两步跨进楼道里,然后疯子般地开始了“除魔”行动。她抱起路易往墙上猛摔,只几分钟的时间就把路易摔得断了气。

  

一只没有思想的宠物犬,因为被怀疑是所谓的“邪灵”,就这样惨死在“全能神”的手上。

“除魔”行动结束,一切似乎归于太平。接下来,又是昏天黑地的“吃喝神话”。

一直到5月28日下午3点,吕迎春才和这家人走出家门,去麦当劳招远府前广场餐厅就餐。用餐之后,他们便去附近的商场购物。晚上9时许,吕迎春等人再次回到了麦当劳餐厅。回来的目的,是为发展“全能神”教徒做准备,向用餐的顾客索要联系方式。

受吕迎春和张帆指使,张航和弟弟张某以及张巧联开始挨桌向顾客索要电话号码。当问到独自用餐的吴硕艳时,遭到了吴硕艳的拒绝。

  

吕迎春、张帆指使张航再次向吴硕艳索要电话号码,再次遭到吴硕艳拒绝。

联想到张帆此前曾经说自己的身体不舒服,感觉受到了“邪灵”的袭击,吕迎春于是便开始怀疑吴硕艳就是“邪灵”。

吕迎春紧紧盯着吴硕艳,努力从她身上寻找出“邪灵”迹象。

突然,吕迎春发现吴硕艳的裙子微微动了一下。这细微的发现,让吕迎春认定吴硕艳就是“邪灵”:一丝风都没有,她的裙子为什么会动?这不是“邪灵”又是什么?

接着,吕迎春便告诉张帆:“你看她那衣服!”

既是确定了“邪灵”,这几个愚昧的“全能神”信徒就要“驱魔”。张帆首先走上前去,对正在用餐的吴硕艳实施殴打。

随后,吕迎春、张立冬等人一拥而上,轮番对吴硕艳进行殴打。

  

吕迎春反复踢踹吴硕艳的腰部、腿部。为阻止报警,她将餐厅柜台上的头盔扔向餐厅工作人员,并用拳头对其进行击打。

据目击者用手机拍摄的现场视频显示,那一刻,吕迎春的身上就像是附着了“神的烈怒”,餐厅里充斥着她疯狂的叫喊:“谁管谁死!打她、打死她!杀了她,她是恶魔!”

一直到警察赶至现场,这些“神选民”依然没有住手。而在这时,可怜的吴硕艳早已没有了生命体征。

法庭上毫无悔罪之意

2014年8月21日,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5·28招远涉邪教杀人案”。作为主要犯罪嫌疑人之一的吕迎春出庭受审,同时出庭受审的还有另外两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张帆、张立冬,以及其他两名犯罪嫌疑人张航、张巧联,张帆的弟弟张某当时12岁,因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而被另行处理。

法庭上,吕迎春和张帆、张立冬一样,毫无悔罪之意。因为他们荒唐地认为这是“灵界的事”,与法律没有关系。他们行凶杀人也不是罪过,而是“驱魔”。

  

法官当庭讲述了受害人家属的悲惨现状,讲到了吴硕艳的丈夫金中庆因经受不住精神打击,几个月来精神恍惚,时常晕倒;讲到了吴硕艳半身不遂的婆婆卧床不起,整日以泪洗面;讲到了吴硕艳只有6岁的儿子整天喊着要妈妈……

坐在被告席上的吕迎春神情木然,人类的悲悯似乎从未与她有过任何关联。她也好像不是在法庭受审,而是在听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故事。而在混沌的大脑里,依然是“被神成全”“得神拯救”。

2014年10月11日,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一审判决,吕迎春以故意杀人罪、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其他四名案犯中,张帆、张立冬以故意杀人罪、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判处死刑,张航、张巧联以故意杀人罪、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7年。

法官宣读判决书之后,吕迎春当庭表示不上诉。她是唯一一个当庭表示不上诉的案犯,可是,这却并不是因为她服从法律判决,而是因为她自认为是“神长子”,定会得到“全能神”的“拯救”,法律根本就无法对她进行任何惩处。

2014年11月28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5·28”“全能神”杀人案有关上诉,维持原判。

2015年2月2日,罪犯张帆、张立冬被依法执行死刑。

  

法庭判决之后的很长时间,吕迎春都顽固地认为张帆绝不会死:张帆作为“神长子”,只会进入“灵界”。及至听到张帆已经伏法的消息,她才意识到:即便是“神长子”,张帆也没能进入“灵界”!

吕迎春回归正常认知的过程是极其艰难的,所以,在帮她认清“全能神”的邪教本质以后,所有接触过她的监狱警官都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3年后,在狱中阅读过多本心理学书籍的吕迎春终于明白:根本不会有什么“邪灵”附体。她说:“当时因为‘吃喝神话’,一周左右没有正常吃饭睡觉,身体极度虚弱。根据心理学知识,人在非常疲劳、意志力脆弱的情况下,潜意识记忆会被唤醒,而自己长期处在歪理邪说的暗示下,才会有那种表现。”

说这话的时候,吕迎春已经42岁。她一生中最该奋发有为的年华,全都是在邪教“全能神”的鬼影里走过的。那时,她却固执地认为自己“活在神光里”。

 

热点文章

广西反邪
广西反邪教
m.guangxifxj.cn